真正有智慧的人,懂得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愤怒和

2019-12-10 16:09 郑州伟凡
  记得俞飞鸿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过,以前她一直都学不会表达愤怒。接下来,情感咨询为你解答。
真正有智慧的人,懂得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愤怒和委屈
 
  因为自小家教甚严,父母对她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她学不会真正的表达自我。大学的时候跟室友闹了矛盾, 想要表达自己却总也开不了口,气的自己只能踢自己脸盆。
 
  后来,她把自己留在一个陌生的国家三年,只是为了在一个完全孤独的环境中学会独立。
 
  她说她真正的学会表达愤怒,是有一次她跟朋友分别后要走去对面的车库。穿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朝她开过来。她见那辆车没有减速迹象,自己赶快小跑了几步。刚刚过去车子就在她身后急刹车。她差点就被对方撞到!
 
  她很生气,她踢车,用所有学到的英文咒骂那个司机。俞飞鸿说,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终于学会了表达愤怒。
 
  也许你觉得这件事情是很常见的普通的,但对于俞飞鸿,表达愤怒不只是学习的欲望,也非常热衷的能力。
 
  生活中许多人缺乏表达愤怒和不满的能力。
 
  咨客H小姐,前段时间来做心理咨询。她说,自己就像患上了抑郁症,经常无精打采,情绪低落,有时忍不住想发脾气。
 
  H跟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从小,我就被寄养在祖母家,因为我父母外出工作。寄人篱下的日子里,她学会了察言观色。她知道如何才能让大人们开心,她尽量表现得懂事,大方,乖巧,不哭不闹。
 
  H说,我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是,当我父母年底回家时,当别人称赞她非常懂事时,他们听到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自从他是个孩子以来,H一直在家庭中发挥着强大和耐心的作用。她和哥哥一起在乡下的家乡长大,深受奶奶重男轻女的重男轻女之苦。我哥哥从小就是个哭闹吵闹的孩子,她更容易引起父母的注意,她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一个被家人忽视的孩子。
 
  但是,她却从来表达过隐藏在自己内心的委屈。我问,当长大后父母总让你帮衬弟弟,帮他擦屁股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不公平或者委屈。
 
  她木然的说,没有啊。从小到大似乎都是这样,我没有什么感觉,仿佛也是理所应当的。
 
  结婚后,H也很少与丈夫争吵,哪怕她心里有不满,但是却很少发泄出来。H说,我不敢和他吵架,我怕吵完后我们真的散了。
 
  有许多孩子从小就听话懂事。他们自我封闭,不敢表达内心的想法,害怕手脚,缺乏见解。他们被迫压制和放弃他们未得到满足的需求,这些需求在他们的心中焦躁不安,并努力寻找满足这些需求的机会。如果不是,TA的内心愉悦和宁静没有源头。
 
  当这样一个孩子成长不开心,不开心的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TA慢慢地变得不知道你,或者突然做一些让你害怕的事情。许多神经质的病人都有一种压抑、扭曲的自我意识。
 
  之前我说过朋友叶子的故事,她的经历和H类似。因为父亲去世,母亲外出打工,她和弟弟妹妹是被奶奶带大的。
 
  作为长姐,她一直努力的表现的懂事,不让大人操心,尽心尽力的去照顾弟弟妹妹,满足她们的要求。大学毕业后她的工资都用来供给弟弟妹妹读书,好不容易存了几万块钱还给妈妈用来在乡下盖新房。虽然过得辛苦,但是她一直都毫无怨言,认为这都是自己必须承担的。
 
  婚后,叶子的老公不仅赚不到钱,还在外面炒股借贷了大笔巨资,最后还要叶子来帮他擦屁股。平时也是叶子一个人养家,她老公还厚脸皮跟她说让她去借点高利贷给自己还债,叶子拒绝,他还口出恶言,让叶子去死了算了。
 
  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她离婚的男人,但她说,已经这么多年了,我依赖他,和孩子们做的,凑合过吧。
 
  起初我还觉得奇怪,为什么树叶反应如此平淡,为什么不拿出来的委屈和愤怒。
 
  当然有委屈的,但我把它藏起来了,因为去面对「没有被好好对待」「对方是个烂人」的事实,似乎是比委屈还要委屈的事。
 
  愤怒也在那里,但叶子不允许它出现,因为潜意识里觉得愤怒是无能者的表现,情人的选择,是要承受所有的情况,包括吞下所有的伤害。
 
  她们削足适履,尽全力去得到别人的「爱」与「陪伴」,仿佛只有一段外表光鲜稳定的关系才能使她们充盈。他们确实有一个短暂的享受,它们可以被交换出去,是能够自我肯定和愈合。
 
  人们一再让步,补偿多次,反复催眠自己温柔和理性的话语,多次被剥夺的底线,反复自我牺牲去,去圆一个大的,谎言在“我很好”的。
 
  如果你不认真地面对这样一个事实:你没有得到好的对待,你会慢慢地接受你不应该得到良好的对待,然后,你接下来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像你希望的那样。
 
  有时候,真怀念那个会生气的,不优雅的,理直气壮的自己,是不是?
 
  我在生活里遇到过包子性格的“老好人”,好像遇到什么尴尬的场面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事,被人指着鼻子骂都能赔笑脸,但你要是愿意听他敞开心扉,你听到的绝对是一大堆苦楚和不易。由于没有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他们成为苦涩的海,一个人淹没了所有的边缘和底线。
 
  愤怒和委屈是底线和原则的尺度。当我们感到愤怒时,我们会被一条警戒线所感动,那就是我们将跨越过去入侵自己,所以愤怒是我们需要某种保护的信号。
 
  表达不满和愤怒是合理的。我们可以在表达过程中疏通消极情绪,也可以避免加深内心的自责和羞愧。虽然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方法,但是表达愤怒的部分障碍来自于害怕它会影响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并破坏人际关系。
 
  别以为忍气吞声就一定会换来别人对你的好印象或者和谐顺畅的人际关系,一方面你的愤怒没有消解就一定会以其他方式作用于生活当中,有可能因为积压的愤怒你不愿积极跟跟对方沟通、相处,关系自然会疏远或者引起更深层的矛盾;另一方面,多次的压抑会让对方误解你的底线,不断侵蚀你的利益,把你当做一个软弱无能的人。
 
  正确的表达愤怒,有利于关系的加深,让双方建立起以真诚和尊重为基础的真实有效的人际关系。
 
  真正智慧的人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愤怒和委屈来源于哪,懂得合理的表达愤怒,也敢于去表达,因为这意味着你能坦然面对自己的情绪,也能坦荡的面对他人。